广州租车行业评论

打车软件筹建租车公司 专车生意欲走出灰色地带

    处于漩涡中心的互联网专车迎来了一缕希望。8日晚间,交通运输部就专车问题首度表态,认同“专车”软件是新时期跨越出租汽车与汽车租赁传统界限的创新服务模式,但同时明确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


  1月9日,滴滴、快的、易到等互联网公司纷纷做出回应,易到更是宣称将大手笔以80亿元储备资金筹建汽车租赁公司。然而在大多数城市实行汽车租赁资质管控的市场环境下,专车如何走出灰色地带,仍需要探索。




  私家车“司机”不敢接单了


  “哥几个儿,这几天都先别接机场、车站的单子了。”昨天下午,在相熟的司机微信群里,做了快大半年专车司机的卢师傅和几个朋友商量着“对策”。去年下半年,带着自己的一辆帕萨特,卢师傅加入了一家互联网公司旗下的专车业务,如今一共接了681单的他已经成了车队里的“老人”。


  伴随北京、沈阳等各地交管部门纷纷加大对黑车查处力度,和卢师傅一样,不少以私家车身份开专车的司机们最近都感到紧张。卢师傅回忆说,前天晚上,他的手机客户端上弹出了一单活,“从东单到北京会议中心”,这单原本该是“美活儿”的单子,却被不少司机默契地纷纷选择忽视,“那地儿挨着北京站,大伙儿都担心万一是来查车的呢!”


  “不少司机这几天压根就没出车。”卢师傅说,他们也在等待公司是否会做出调整。


  尽管易到、滴滴、快的等互联网专车公司在对外解释运营模式时,都给出以互联网公司作为信息服务平台,汽车租赁公司提供车辆,第三方劳务派遣公司提供驾驶员的“三方合作模式”,但事实上私家车混迹其中已成为行业内“公开的秘密”。以北京市场为例,目前1000多家汽车租赁公司经过备案的汽车保有量在5万辆左右,而仅易到、滴滴、快的三家公司旗下的专车数量就已超过这一数字。


  目前易到、滴滴专车、一号专车等和打车软件有着大致相同的使用流程,消费者通过手机APP 预约专车,到达目的地后再通过微信支付、支付宝等手机支付方式付款,费用则根据车型不同,平均价格在出租车的2至4倍左右。这样一种出行方式自易到 2010年成立以后就一直争议不止,并随着去年下半年互联网三巨头裹挟着大量资本入局而愈演愈烈。


  交通部1月8日晚上的表态打破了专车服务在消费者心中的疑团。在这份表态中,交通部方面首次表示,专车服务对满足运输市场高品质、多样化、差异性需求具有积极作用,是一种创新服务模式。也就是说,平台中的车辆如果来自正规租赁公司、司机来自劳务派遣公司,就是合规的。而打击的“黑车”,是专车平台上的私家车,这类车辆属于非法运营。


  1月9日,滴滴、快的等互联网专车公司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表示,旗下的滴滴专车、一号专车的订单量并没有因为各地查处黑车而有明显影响,不过双方似乎都有将“战火”引致对方身上的意图。“听说市面上的专车数量是少了很多,但不是我们家的。”一位业务负责人说道。


  传统出租行业可取“服务经”


  去年下半年打车软件快的和滴滴先后推出专车业务,2010年成立的易到用车则已形成一定规模。短短半年时间以来,滴滴方面透露,目前专车业务日订单量达到近20万单左右。除了在一定时间内投入不少代金券、专车券等资金补贴方式来吸引消费者,专车业务的火热也源自它们的确在一定程度上撬动了多样化的出行需求。


  “我们的价格明确高于出租车,并不是以出租车为竞争对手。”一号专车CEO李祖闽在此前接受记者专访时反复强调,在他看来通过更好的服务体验吸引更多出行需求,是专车业务的广大“蓝海”。


  刚下飞机,打开手机,从杭州出差回来的李妍接到了一通电话,“您好,我是您的接机员,我会在接机口等候您。”这是李妍在上飞机前通过“一号专车”预定的接机服务中的一环。


  从下飞机起由接机员引导至停车场,再由专车司机开到目的地,从首都机场回到她位于太平庄附近的家,尽管需要花上180多元钱,在李妍看来贴心的服务却是大大的加分项,“飞机班次多的时候,出租车得至少排40分钟。”


  司机身着整齐的白衬衫、车上有可以充电的接口、两瓶矿泉水、专供婴幼儿使用的儿童座椅……这些已经陆续成为专车们的“标配”。一号专车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在订单管理上有着严格的流程,司机在未完成这一单的情况下不能接下一单,每一单活完成后还会有客服在第二天对乘客进行回访。


  “我有一次还真在机场足足等了4个小时。”一位丁姓专车司机告诉记者,一位乘客的航班突然由于天气原因晚点,但他没抱怨,也就在机场一直等候,“乘客后来给我一大大的好评,值啦!”


  事实上,就在昨天,面对交通部的表态,滴滴和快的都打出了“服务牌”。一号专车宣布将率先成立一亿元的乘客“先行赔付”基金,并已和中国平安保险公司共同达成责任人责任险合作框架,对使用专车服务的乘客在营运过程中发生的保险事故,由该基金先行给付赔偿。


  滴滴专车则表示,将在车辆和司机已有保险机制的基础上设立“基金池”。该“基金池”委托中国人寿设立管理,前期滴滴专车平台投入100万元人民币保底资金,每次订单服务后再从服务费中投入1元。


  对此,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王丽梅表示,面对专车“冲击”,传统出租行业事实上是可以取经的。出租车服务模式陈旧、客户体验太差已经不适应现在的出行需求。她建议,出租车也应该区别高、中、低档的车辆,并提供多样化服务,以满足普通出行及商务用车的需求。


  新能源车或能破规模瓶颈


  9日下午,另一笔颇有野心、财大气粗的买卖诞生了。


  易到用车宣布,将成立从事汽车租赁等业务的“易到租车”,并为该业务的开展储备80亿元人民币。


  毫无疑问,易到瞄准的是目前制约专车市场发展的最大问题:车辆规模瓶颈。


  依照交通运输部的解读,专车业务的车辆来源只能来自正规汽车租赁公司的正规运营车辆。而在北京等车辆限购城市,对汽车租赁业实行总量控制的备案制管理, 企业需要拿到牌照才能进行采购。以北京为例,北京市交通委运输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度下半年汽车租赁行业配置新增小客车3020辆,其中纯电动小客车新增1800辆。


  “我们一年拿到的新增指标只有几十辆车。”国信租车总经理范永耀说,全北京有大小1500多家汽车租赁公司,而每年的新增指标只有几千辆。他介绍,国信租车目前有200多辆车,其中80%车辆基本都已投入长租,只有20%的车辆用于平时短租,“我们也有车辆和专车公司合作,不过数量很少。”


  神州等大型租车公司也在悄然开展自己的专车业务,通过和有资质的劳务派遣公司合作,为乘客提供带驾服务,这也使得专车公司可以合作的租赁公司规模受限。曾经参与过快的公司第二轮融资,另一家汽车租赁大佬一嗨自然和快的旗下的一号专车结成了联盟,为一号专车提供大部分车辆来源。


  这一情况下,“私家车挂靠”似乎成为专车业务的“无奈”选择。“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市面上和互联网公司合作的大多数还是小租赁公司,其中甚至有些公司没有在运管局进行备案。”范永耀说。这种情况下,私家车往往是通过转租的形式租给汽车租赁公司,从而在形式上挂靠到租赁公司旗下,实际上汽车所有人仍是私家车主个人,而并非汽车租赁公司。


  在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看来,私家车挂靠的最大风险仍是行车安全。不同于正规租赁公司对旗下车辆的定期维护、保养、车辆保险,私家车往往难以标准化管理。


  “这种情况下,易到白手起家的可能性很小。”一位业内人士分析,易到的租车业务应该会采取和传统租赁公司合作的方式来展开。


  而在控制汽车租赁市场总量的大环境下,伴随政府部门在政策上的倾斜力度,新能源车被视为一个出口。“现在申请电动车的租赁牌照难度远远小于汽油车。”范永耀说,他们去年就成功申请到了20辆电动车牌照,这占到了总数的不小比例。


  不过目前新能源车分时租赁业务刚刚起步,记者了解到易到、滴滴两家公司已经开始引入少量纯电动车加入车队。范永耀表示,新能源车租赁市场仍需要建立在充电桩等基础设施更为完善的基础上。

来源:北京日报

全国免费热线 4000-148-158    24小时热线 136 1028 6387 (微信号)
电话:020-6223 6700 020-6223 8900 020-8566 1500

传真:020-6108 2600  邮箱:1282239814@qq.com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棠安路148号九楼901-905     在线QQ:1282239814
网站地图  租车天气 租车合同  租车油耗

广州安路达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版权所有2004-2017

粤ICP备110053878号-2
要租车
微信请扫一扫